中文版 | English
  首 页 杀虫灭鼠服务 产品介绍 客户案例 公司资质 行业知识库 关于我们 新房除甲醛
  行业知识库  
当前位置: 首 页 > 行业知识库 > 虫害知识 >

解读今天最重要消息:政策大变,放弃铁底

我们每天为专业投资者提供市场最新动态、部委政策、行业研究、事件型主题投资策略,捕捉热点机会。我们的读者包括各大机构大佬、买卖方分析师、公私募基金经理、各路游资等专业投资者!

当市场还在热热闹闹地讨论债市风波,为接连到来的萝卜章、假保函惊叹不已时,坊间已传来了更重磅的消息,它将对2017年,及未来若干年中国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要服务长远的战略目标,当下最大的长远目标就是“两个一百年”,第一个一百年就是建党100周年左右,2020年GDP要比2010年翻番。

 

这样,6.5%成为中国经济增速目标的铁底。也就是说,必须实现这个增速,第一个一百年的翻番目标才能实现。

 

这是许多经济分析人士对中国近年增速有信心的源泉,因为无论怎么样,中央总会想方设法稳增长。2016年也证明了这种状况,通过房地产等各种稳增长措施,即使民间投资一度跌到单月负增长,经济还是强有力地钉在6.5%这个位置。

 

而今天消息说,中央经济工作会      说了,这个目标可以不守,6.5%不是底线。

 

这是非同小可的消息。中国宏观政策正在发生重大转向,优先目标出现了重大变化。

 

无独有偶,今天经济学人智库(EIU)对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也用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从2017年的6.2%下滑至2018年的4.2%。2017年政府高层人事变动后,政策调整将导致经济增速放缓。      将借此对经济政策作出重新定位,降低信贷增长。加息将抑制家庭支出和商业投资。建筑业和房地产业公司将首当其冲。

 

EIU这句话的根本点不在预测的增速,而在分析增速放缓的原因主要是“政策调整”,而政策调整的原因就是      对经济政策作出重新定位。也就是说,政策转向才是放缓的触发点。

 

而彭某社的报道称,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表示,如果实现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6.5%会带来过多风险,那么6.5%不必成为中国经济增速预期目标的底线。

 

在其他各个领域的工作取得进展之后,      将会更多地聚焦于经济,于是画风变换,这与之前权威人士的讲话也一脉相承。

 

这意味着,政策目标的重大转向——稳增长不再放在第一位,去杠杆、防控风险可能会放在第一位。

 

政策目标不再是诸如扩大或适度扩大总需求,而是要更加坚定地去杠杆,去泡沫。整个宏观经济的思路会大变。

 

为什么可能转向?

内外环境都到了转折点

 

转向为什么可信?因为中国的宏观政策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

 

从内部看,2013年起初,虽然经济下行压力很大,但国务院高层反复在不同的场合表述绝不会像上届那样搞刺激的思路,一定会注重长远。这个思路一直搞到6月份的钱荒就基本破产了。

 

然后,宽松慢慢出笼。新华社先是争论了一些绕口的概念,如微刺激是不是刺激等等,连发多篇文章。后来,这些讨论也没有了。因为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于是真正的宽松来了——双降,双降,再双降,一年搞五次!

 

搞得太多了之后,遇到了汇率改革,不敢乱来,尤其不敢用降准降息这种手段,必须要保汇率。于是各种其他的方法层次不穷,地方融资也放松了许多。

 

货币市场和国债收益率一降再降,债券市场牛气冲天。虽然人们一直在提醒,债券市场原来那么多胡乱加杠杆、那么多严重的期限错配,但没有人管。他们知道,宽松不止,债券牛市不止。

 

这次国海证券的事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风险原来那么近、那么近。央妈惯坏的孩子,一直在疯狂地和央妈对赌啊。

 

再加上国内在去产能的上游行业价格暴涨的推动下,PPI狂跳不止,通胀上升预期强烈。

 

从外部环境来看,本来以为特朗普上台美国加息都存疑,可结果竟然完全相反,美元迅速走强,不仅加息了,而且明年美元加息预期继续升温。

 

更为可怕的是中美十年期利差的空间越来越小,美元再加息,人民币的压力越来越大,不得不提前防范。于是,央行的盛松成年底突然喊了一嗓子,加息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吓坏了市场。

 

内外部的环境都意味着,央行的宽松难以为继了,到了转折点拐点。这才有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稳健中性”的表述。这四个字含义丰富。

 

风险在哪里?

金融市场和资产泡沫

 

虽然目前还很难判断,中央在“不可能三角”中,所做的优先目标选择。

 

但大致可以判断,近期的目标选择会更加坚定地去杠杆、去泡沫。也就是稳增长退后,防风险往前

 

正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杨伟民在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特别大篇幅意外地大篇幅谈金融风险。他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比金融业发达的美国还高,太不正常。他说,我们企业100万亿的负债,以4%计算,每年实业要交的利息成本就是4万亿,这相当于2015年中国新增GDP总量啊!

 

这意味,债务继续膨胀不可为继。再不面对这些问题,今后会掉到坑里。而且现在开始面对,晚不晚还不知道。

 

政策掉头之后,首先影响的是金融市场。各个领域,都已藏污纳垢太久了,数十上百亿的交易,竟然可以搞个萝卜章,可以搞假保函。这简直是个笑话。怪不得今天下午证监会发怒了,像公安干警一样对资管行业喊话,你们赶紧自首吧。

 

其次影响的是资产市场,更直接地说就房地产市场,资金成本上升对地产影响最大。指望明年再通过地产救经济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大宗商品市场也会受到影响,因为基建需求不会有那么大了。

 

我们必须清楚这个转向,才能看清楚明年政策的大方向,进而分析各个产业可能面临的变局。这是总纲,是底座。

 

但是,这样的转向也不可能很快到来,比如是否加息问题,目前看来,条件仍不具备,不至于很快到来,2017年会不会来也不一定。

 

如果真的到来的话,那真的不只是惊天之变了,而是惊天动地之变了。

 

筒志们,请抛弃幻想,系好安全带。


 
  版权所有:青岛户清害虫控制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0532-83763666 83768222